优品文学 > 玄幻魔法 > 仙道公允 > 226 飞天宝船

226 飞天宝船(1 / 2)

一旦不死族诞生,世界将迎来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任何种族都逃不过这场灾难。在这场浩劫中,无论人类最终是赢是输,都可以预见,会有很多净土从世界上消失,即使是三梦王朝,也未必能永垂不朽。

“浩光净土,风月井,金华重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一起回去?这是我们相遇,相知,相爱的地方。如果它被神族摧毁了……”张老师又说了一遍,眼里带着忧虑。

湘钢莱门虽然已整体迁往大秦,但她在金华没有熟人,但在她的生命中有着珍贵的回忆,她仍然不希望神族的铁蹄下会有废墟。

然而,浩光净土却紧挨着神佛的墓地。神佛墓地中的神仙世家一旦诞生,就会成为战争的前线,那里的悲剧是可以预见的。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力阻止不死族。”宁远的眼里透着坚定的光芒。他绝不允许不死之神摧毁他们的家园和人民安居乐业的净土。张先生点了点头,两人手牵手在空中飞翔,感觉两人的心粘在了一起。

经过三天的高速飞行,宁远四人终于来到楼兰净土的边界,看到了净土外巍峨的群山。

黄衫男说的话没什么错。当他来到边境时,他不需要问别人。昆仑山的巨大起伏是显而易见的。

在楼兰净土的边界上,有一座东西绵延数万里的长城。长城每隔几百英里,就有一座边境城市。

与一些内陆地区的荒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片净土的边界相当繁忙。

然而,楼兰净土的人们正在向外迁移,很少有人向里面迁移。宁远四人在空中飞翔,还可以看到大量人在长城外远距离迁徙。

要看到一个繁华的城市并不容易。宁远四人不再赶往昆仑,降落在城市的一角,然后在城市里休息。

五官传开,城里人的声音传到了宁远的耳朵里。

大多数老百姓都在谈论楼兰净土十多年的干旱。由于严重的干旱,他们的生存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最后,当所有可食用的东西都被吃掉后,他们开始和家人一起大规模地搬到净土的外面。

二十年前,楼兰的净土是一个富饶美丽的地方。野外的人们总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参与其中。然而,近20年来,由于楼兰净土多年干旱,气候变得更加恶劣。首先,楼兰当地的僧侣和宗族已经搬走,然后,出现了大规模的难民潮。

当地农民的力量是决定一片净土繁荣的关键。即使耕耘者已经搬走,这片净土又怎能保持脆弱?

宁远听了他耳边的声音,知道楼兰这片广袤的净土里只有三个弟子。最大的一个叫赤黄,由于城门的特殊耕作技术和干热的环境,赤黄仍在楼兰的净土里。

听到难民们的抱怨,他们中的许多人离开了家园,哭了起来。张老师不忍心看着宁远。”让我们帮助他们。”

宁远要帮助楼兰净土人民,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整个净土的恶劣环境。要做到这一点,时间可能非常巨大。

只是老师很难开口。看到她的脸,他无法忍受。宁远笑着说,没多想。”很好。”

重塑楼兰净土气候有两种途径:一是建立大国净土阵,然后用法律的力量影响气候。这条路是白手起家的,所以需要很长时间。宁远要想在这里扎根,建立一个门派,就不能在这里呆太久,这样会被拒绝的。

第二种方法是找到原来属于楼兰净土的大阵。纯地气候变差的原因可能是阵列有问题。当年造阵的人死了,后人修不了阵。所以让它发展得越来越快,然后情况就形成了。

第二种方法是修复原有的净土阵,这种方法对阵的造诣要求很高。宁远不确定自己是否胜任。

但此时在他们有限的时间里,帮助楼兰人净土,只有一条路。

因此,应张世石之命,宁元充当跑腿的角色,去找楼兰净土的几个统治宗族,向长辈们学习净土阵的结构。

当得知宁远有可能帮助他们修缮净土阵时,这些宗派的长老们都激动不已。左大右大告诉宁远一切。毕竟,如果楼兰净土能避免毁灭的局面,没有一个宗族愿意离家出走。

于是,在楼兰净土停留近半个月后,当宁远四人从边城离开时,整个楼兰净土迎来了久违的雨水。

天空下起了大雨,地面上出现了绿色。已经黄昏的净土迎来了新的黎明。

大批难民返回家园,重建家园。许多僧侣的势力也已经撤退。从此,在楼兰净土的众多兵力中,就开始有了一个关于战身和圣人的传说巍峨的群山像一条龙。龙气从地脉中升起,不散。一眼望去,它的壮丽,不禁赞叹造物主的伟大。

在山的一边,山峦起伏,但与中间雄伟的群山相比,它们就像婴儿和巨人,没有可比的空间。

经过多日的跋涉,宁远一行终于抵达昆仑净土。他们来到这里,首先看到的是雄伟的昆仑山。

当他们还在楼兰净土的时候,隐约可以看到昆仑山。当时,他们的感情并不深厚。直到现在,在净土之外,昆仑山似乎就在附近,他们才意识到这些山是多么的巨大和壮丽。

“九州幅员辽阔,但我从未见过比昆仑更大的山。”张老师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惊喜。昆仑山真的很壮观。三个梦幻般的帝国王朝被公认为广袤的疆域和丰富的资源。唐代的高山数不胜数,但与我们眼前的昆仑山相比,那些张先生过去认识的高山却突然黯然失色。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整天生活在野外的人,突然来到了繁华壮丽的首都。

“九轩仙境,不知在哪里?”望着昆仑山,隐士的眼睛一亮。他们来昆仑的目的是要去九轩仙境,找一个叫天不子的老人来帮助他们复活麒麟妖。

独角兽魔王为所有人而死。隐士和他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九个神秘的仙境。

与张世石和隐士不同的是,宁远当然被壮丽的昆仑山所吸引,但只是一瞬间,他的目光更多地投向了不远处的昆仑净土边城。

昆仑净土地形以山地为主。在他们的方向上,地形非常狭窄,两边都是悬崖。如果你想进入净土,除了在空中飞翔,你只能从边境城市走一条路。

他的眼睛里有两个红色和金色的魔法灯。宁远展开古老的魔眼,望着眼前的边城。

在边城周围,有一大片净土,形成了平时肉眼看不见的特殊防御光盾。只有在宁远古魔真眼的眷顾下,才能显现其原形。

从地面到天空,有一把光剑漂浮在上面。能量不强。但如果有人激活净土阵,所有光剑都会合成一个,可以想象会有非常可怕的力量。

因为他刚刚帮楼兰净土修好了净土阵,宁远对这种阵很感兴趣。他只是感觉阵阵起伏剧烈,故意用古代魔法看一个普通人看不见的场景。

毫无疑问,摆在我们面前的昆仑阵是非常深刻的。普通的净土如楼兰净土、浩光净土,只有改变气候、聚集活力的净土阵,以及这样守卫外人入口的守卫阵,根本不存在。

由此可以看出昆仑净土的强大,但另一方面也印证了宁远听说昆仑净土是独享的事实。

有了宁远一行的力量,这个庞大的区域警卫队伍根本阻止不了他们的前进。但这次我来到了昆仑净土。宁远不想惹麻烦,所以我想了想,朝边城走去。

在阳光下,黑暗高耸的墙壁上闪耀着冷光。这个巨大的边境城市洞分为两边。此时,在城市的左侧洞中,大批群众冲出城外,领着家人匆匆行走。然而,城市右侧的城市洞穴只看到几个人影,形成了相当鲜明的对比。“昆仑净土怎么了?”五毒金蝉惊讶地说,这里的城市运动有点像他们在楼兰净土看到的,但没有那么多难民潮。

宁远的神通传开了,聆听了那些离开城市的凡人的谈话。他讲了很长时间。”昆仑净土最近似乎不太平。强盗猖獗。”

另外三个人突然意识到张老师的眉毛皱了。”据我所知,虽然昆仑净土是独一无二的,但它的内部一直是和平稳定的。以他们为首的氏族势力怎么了?不然,怎么能让土匪猖獗起来呢?”

“出城的人可能不多,但还不到难民流的水平。“可能只是某个地方有一些恶棍捣乱,”宁远摇摇头,但没有当真。虽然与荒原相比,净土里总是有很多安宁和安定,但有些地方有打斗也不是不可理解的。昆仑净土疆域辽阔,有的地方还打仗。

那四个人去攻击那离开城,往右边洞里去的人。在城门的边缘,没有士兵可守,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城。相反,进入昆仑净土比进入任何净土都要困难。

在右边的城市山洞里,有一层薄薄的光幕挡住了路。离它只有不到三英尺远。肉眼看不到远处。

宁远在观察净土阵时看到了这道光幕。光幕与净土守卫阵相连,净土守卫阵是光幕的一部分。

四个人走到光幕前,看见旁边墙上的告示。

“就是这样进城的。昆仑净土不愧为刀耕火种的圣地。”张先生瞥了一眼告示,眼里有一丝兴致。

宁远点头同意张老师的意见。根据眼前的通知,要想进入昆仑净土,必须在不借助袁莉修炼的情况下,用纯剑法打破光幕。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而是选择用修炼来撼动光幕,就会导致整个护卫阵的攻击。

毫无疑问,这些方法间接地限制了进入净土的人。只有剑道中有合理天赋的修炼者才能进城。此外,即使你是一个伟大的神,也不容易进入昆仑净土。

当然,很难说他面前的光幕有多高,能挡住那些非剑术修炼者。宁远就要碰了。如果涅盘之上的修炼者,即使他们不是剑术修炼者,他们也可能忽视这道防线,很容易与众神相处。

要铿锵!

在张老师的袖袍里,此时一把寒光宝剑正在飞出,听起来像是龙吟。

这就像两颗豌豆把世界翻了个底朝天一样。

那时候的冰利剑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元器。然而,张世石手里拿的却是一个由寒霄宫元老和木鹅打造的圣兵。

因为她生来身体冰冷,两位师尊在祭祀的过程中练就了一些秘技,即使张老师的修炼还达不到师尊的水平,她也能发挥这位圣兵近80%的威力。

这时,冰梨剑从鞘里出来了。在张老师的刻意控制下,动作很小。然而,饶仍然吸引了很多人离开了这个城市。

张大爷不理这双眼睛,伸出一只手,冰梨剑灵巧地汇合在她的手中,没有任何剧烈的波动。用她的成就冲破光幕不是什么大问题。净土防御阵法听起来不错,但更多的是针对涅盘甚至炼金术领域的修炼者,这对她没有威胁。然而,以剑术为基础来判断他是否能进入净土,引起了张先生的兴趣,他想检查一下自己的剑术造诣。

白腕轻握冰梨剑。张先生优美的身躯颤抖着,手中的剑在冷光中闪烁。他面前的光幕激起一阵阵涟漪,然后就裂开了。

她一亮,就走到光幕的另一边,这时,破碎的光幕又聚集起来,和以前一样。

“怎么样?”宁远淡淡一笑说。

“在叶兵的情况下,没有剑的修炼是不可能突破的。在军事冶炼领域,剑术不善也有可能被封杀。至于炼金术的境界,境界是够高的。即使你不懂剑术,也有一种方法是通用的,不难进入。”张老师若有所思地回答。

“门槛不是很高。“看来昆仑净土希望能招到更多有才华的剑客。”宁远随口说,同时,他看到了五只有毒的金蝉。

要进入这座城市,修炼隐士涅盘是没有问题的。然而,五毒金蝉并不是一种常见的怪物。它在治疗上以群魔为傲,但它的战斗力却不如一些炼金术领域的恶魔。可能很难通过这里。

“别担心,这对我来说太难了。”五只毒金蝉看到宁远眼中的问题说。

证明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自然地行动。五只毒金蝉向前一步,发出九道彩色光线。

在这个时候,他是一个人的形式,就像一个少年在他的15和16岁,就像一个隐士。他的瞳孔直立,这是他最特别的地方。这时,他的瞳孔散发出模糊的色彩,身上的光芒像潮水一样冲进眼前的光幕。

宁远的心微微动了一下,他准备好了抢救。城墙上的通知说,袁莉抵挡不住光幕,否则会引发一系列的袭击。既然袁莉做不到,妖怪袁自然也一样。五只毒金蝉知道这一点,但它们仍然知道。我想他们有他的想法。

但毕竟他的个人防守能力太弱,所以宁远还有很长的时间要注意受伤的可能性。

然而,事实证明,宁远的想法显然过于担心。五毒金蝉身上的光芒甚至没有引来光幕的一丝逆火,他整个人都走上前去,迅速融入光幕,走到张先生身边。这只五毒金蝉的手真不错。宁远的神性很强,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当五毒金蝉融入他面前的光幕时,他身上溢出的光芒几乎与光幕融为一体,毫不相干。因此,光幕没有受到攻击。

如果小媛媛采用这样的方法,宁媛媛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毕竟,这个小家伙有能力无视禁令,但这只五毒金蝉的强大治愈能力一直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这时,它突然显现出如此强大的魔力,这不禁让包括宁远在内的其他三人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魔法?”隐士的眼睛有点好奇。他日夜与五只毒金蝉相处。他很有同情心,但这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有这种能力。

“我体内的能量来源与你不同。我培养的不是纯妖元,而是另一种我说不清的力量。”五毒金蝉看着三个人,眼里充满了信任。你们三个就像他的亲戚,所以虽然隐士问的问题涉及到他的秘密,但他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演讲中,宁远和隐士一个接一个走进了光幕。不言而喻,宁远即使没有任何超自然的力量,也能用自己的力量轻易打破光幕。

他只是指尖划过一排,然后走出一步,然后轻松地进入城市。隐士掏出一把剑,砍了一阵子,用纯剑法打破了光幕。

两人进城后,张世石和五只毒金蝉前后走在一个相当长的洞里,五只毒金蝉更是向几人作了进一步的讲解。

“一般来说,妖怪的修炼来源都是妖元,但我不一样。当我进化成九色琉璃体之后,我体内所有的恶魔都消失了。也许是因为这个,所以我没有任何侵略性的力量,但仅仅因为我没有任何侵略性的力量并不意味着我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的手段。”

五只毒金蝉在这里说,稍微停顿了一下,脸上流露出无助的微笑。”我们以前遇到的敌人实在太强大了,所以我的保护手段是可有可无的。但如果敌人是炼金术士,我就杀不了他,但我一点也不怕他们。即使是涅盘的修行者,用我所有的力量,也不容易杀死我。”

五毒金蝉的话充满了坚定,一对挺直的瞳孔显示出强烈的自信。听了这话,宁远有点吃惊。

在他印象中,五毒金蝉的战斗力甚至可能不及叶炳京的耕耘者。我没想到他有这么强的自信,涅盘的修炼者也杀不了他?要知道隐士是涅盘,连他都不敢下这么轻的结论。五毒金蝉平时不傲慢,甚至有点天真低调。如果他敢说这样的话,那一定是一种真正的依赖。

“你不是说过同样的话吗?”隐士忍不住说。

“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我体内的原始力量有着独特的治疗效果。但除此之外,它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溶解和吸收外来能量。”这五只毒金蝉有些得意的地方。

很长一段时间,他只能在治疗中使用。现在,他很少引起别人的好奇心。他以自己的知识为荣。

“哦?”宁远被这五只毒金蝉的话吸引住了。他没想到这五只毒金蝉竟有如此不为人知的能力。仔细想了想,发现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沉迷于自己的修炼,很少注意三兽的修炼。不知不觉中,也许他们长大了很多。

宁远的功绩一直在高速成长,但成长迅速的不仅是他,还有隐士和五毒金蝉。此前在洛阳市了解到的纪念碑中,隐士和金蝉也参加了。他们都有自己的道路规则,他们得到不同的创造。

今天的隐士修为已经进入涅盘的境界,涅盘与死亡在宁远几度擦肩而过。至于五毒金蝉,由于其特殊性,宁远在养殖方面投入较少,但试图为他收集世界上的毒药和各种高级药丸,帮助他这样进化。

现在被这五毒金蝉的话所吸引,宁远感动了。在不久的将来,不朽的神将诞生。虽然他现在能保护他们,但会有意外事件发生。三只野兽最好有能力保护自己。

他不担心小媛媛。这家伙比他还叛逆。他可以通过吃和睡来提高自己。与五毒金蝉相比,隐士要逊色得多。看来从今天起,他应该更加注重他们的修养,努力帮助他们提高能力。

五毒金蝉谈起了自己溶解和吸收异能的能力,宁远则认为四人出了城洞,最终进入了边城。

马蹄声和人们的喧闹声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在我们面前有一大群人。

边境城市昆仑净土极为繁华。与边城楼兰净土相比,这里不仅少了一点凌乱,而且更加井然有序。

在街上,有许多背上或肩上扛着剑的苦行僧。他们衣着朴素,但都很坚决。他们都是剑客。有的来自昆仑净土之外。他们来到这里数千英里,是因为他们崇敬剑客圣地。有些是因为各种原因来到边境城市的当地人。

然而,无论在净土内外,这些剑客的气质都是刚毅的。他们留在这片净土里只有一个原因。他们追求剑术的巅峰!

最新小说: 生死帝尊 高魔地球 仙武医生 开局签到一个首富丈母娘 斗罗之我的老师是教皇 混迹江湖开客栈 斗罗之神雪传说 这个和尚种田就变强 僵尸保镖(都市之王者降世) 重回一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