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文学 > 历史军事 > 唐残 > 第969章 征衣卷天霜(下

第969章 征衣卷天霜(下(1 / 2)

然而在当日夜里的洛阳城内一座貌不起眼的宅院当中。摆满了一桌时鲜蔬果和鸡鸭鱼肉等堪称丰盛的菜肴,却基本没有人去动它而让汤汁迅速的凝固起来;只是任凭围坐的众人一杯接一杯的闷声喝着不同口味的酒水。

其中有来自淮上兖州的兰陵春,也有出自河内(河北)魏博之地的香蓼酒,都畿道本地荥阳土贡的土窟春,来自淮南郢州的富水酒,乃至岭南特产的灵溪酒和时兴的蔗头烧。这些年成新旧、口味浓淡、作价贵贱不一的酒液;在这里却像是喝水一样的让一众人等,在相对无语之下越发的面红耳赤起来。

直到带着一阵冷风的身影不由分说的骤然推帘而入,才让沉闷气氛中酌饮不断的众人一下子抬起头来,而表情各异的将期许、忧虑和无奈之类的复杂目光,同时聚集在了了来人的身上。却是东都留守司的孔目官,毫州出身的张存敬;只见他解下大氅大步踏入端起半壶冷掉的,才摸着嘴巴粗声道:

“消息确定了,留守已然决意要盘点府库,继续向太平军买粮和借济其他物用了。。。”

“这么说,接下来又要过上一段紧巴巴的苦日子了?”

“看来又要吃罐头来度日了?。。。这可真是。。。”

“如此这般,本军岂不是对南边仰赖益重,却又不知道要割舍什么利害相关了。。”

“难道大伙儿好容易击破了蔡贼,到头来最大的好处依旧是要为他人做嫁衣么。。”

“这又怎生是好啊,我可是听说了,胡(真)牙门,还有许唐、李晖、王武等人,都曾数度建言过留守,以效法太平军那边的作为啊!”

一时间,随着他们这些抱怨之声,一种难以言明的悲观失望情绪弥漫在了空气当中,就连火辣入口的酒水都变得令人没有滋味了。

毕竟,如今的东都军中如果只是加大采买罐头和便携军粮的话,那就意味着要打战,乃至是主动打大战的筹备;总倒是令人有通过战利品和虏获来分润好处的机会。但是大量购入普通粮食的话,那就是为备荒、备灾以及后续赈济民间所进行的准备了,这也意味着多数人要重新回到有限配给的艰难日子。

虽然对于普通士卒和小头领而言,能够在非战之期隔三差五的吃上一顿荤素罐头,那是相当受用的美事了。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在河南地方安生下来,过上两年好日子军将和官属而言,却未免有些得陇望蜀的远远不足了。

但是更让他们忧心的是这一切背后所代表的意义所在。南方的太平军势力越来越大,而本军与之关系也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密切。再加上在关内有可能凭衡和牵制其力量的大齐新朝也危在旦夕,不得不让人考虑起将来可能发生的一些事情了。

虽然说太平军一贯都有有所优待这些大齐新朝名下的旧属义军,乃至给予各种不同程度网开一面的机会,并且从过往那些有所渊源的故旧书信往来当中,可以感觉到相应的信用和口碑上说都还是相当的不错。

比如,只要手中不是沾染上过百姓的血债累累,或是有着公然残害、暴虐地方的名声和罪迹。可以让他们交出部曲和占据的地方之后,可以带着多年聚敛和罗括来的身家,连同妻子儿女和亲兵家将之属,就此选择到南方相对太平繁华的名城大邑去安家落户。

但说实话,作为经过了乱世之中那么多朝不保夕的变乱和死里求生的境遇之后,能够稍有所成就的一方人物;若不到了迫不得已的最后一刻,谁又愿意将手中足以凭身的人马和地盘交出来,而去做一个无权无势只能寄人篱下或是仰仗鼻息的富家翁呢?

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在河南站稳脚跟下来的这些几年,那个不是靠着陆续投献而来的户口田土,而在名下坐拥大片良田美宅而尽食其利,家里更是得以蓄养姬妾、奴婢成群的侍奉饮食起居日常,出入尽是前呼后拥的车马代步排场。

且抛弃这些直接切身相关的利害得失不说;哪怕是依仗手中的兵马在驻守地方上,享受权柄带来的各种直接、间接的便利和诸多潜在的利益难道不美么?哪怕是什么都不用做,日常威风凛凛的受人敬畏和敬仰也是极好的。所以这一切的种种利害的是就更让人割舍不下了。

“要不,咋们也联名向留守进言如何。。。请他老人家三思而行,”

只见他们交口抱怨和宣泄了大半天之后,才有人提出一个建议到:

“这又有啥劳子用处啊!难不成你能凭空变出粮食来,还是能令府库中生出器械来。。”

马上就有人毫不犹豫的否定到:

“那也总比一声不吭的好嘛,最不济也能让留守明白咋们大伙儿的众意所在。。”

也有人附和道:

“就算是如此,可还是不顶用也不济事啊。。。如今莫说是留守了,便就是咋们麾下的儿郎,难道还能让他们饿着肚皮空着手做事么?”

又有人犹豫和纠结道:

最新小说: 混迹江湖开客栈 斗罗之神雪传说 这个和尚种田就变强 僵尸保镖(都市之王者降世) 重回一把火 神级小刁民(王小天香怡) 我的心脏是把剑 神豪从眼睛变异开始 此人杀心太重 我有无穷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