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文学 > > 微小说 > 【湘韵】小霞与老白(微型小说)

【湘韵】小霞与老白(微型小说)(1 / 2)

副标题#e#

小霞走进这窄窄的小巷里时,一只黑狗正拦在路中间冲她呲牙。小霞先是一惊,继而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块骨头,远远地扔出去。黑狗“啊呜”一声去咬那骨头,不再抬头看她。小霞走到自家的门前,掏出钥匙打开黑色的铁大门,走进天井当院。墙角处已经长出了荒草,厢房的门张开着,显然已经无法关上。一只铁皮的垃圾桶在那厢房的门后,刚走过去就惊起一群“嗡嗡”的苍蝇。院子里弥漫了一股“泔水”的臭味儿。

小霞打开房门,屋子里一股发霉的味道,一张折叠的桌子靠在灶台旁,桌子上摞着未洗的碗。小霞走进东屋,一张好大的席梦思的床垫子铺在地上,床上的被子和褥子乱七八糟的放着。几只臭袜子、破帽子,脏衣服随处可见。小霞推开窗户,屋子里进了一些阳光。

小霞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放下挎包,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围裙扎在身上,又拿出一副塑胶手套戴在手上。她拿过洗衣盆,将脏衣服,臭袜子尽数地放在盆里,去厨房舀水,再倒一些洗衣粉泡上。回到厨房将一个大盆洗刷干净之后,将脏盘子脏碗放在水盆里一一的洗净。然后用一张抹布将桌子抹干净,最后拿了笤帚将地打扫干净。光线明亮的地方,灰尘显现无处躲藏。

小霞将屋里打扫干净以后,拿了一个马扎,端了盛着脏衣服的洗衣盆来到房子外面坐在廊檐下。小霞脱下外衣,脱下长长的塑胶手套,坐在那里一点一点搓洗着盆里的衣服。她微微地屈下身体,长头发从一边顺溜地落下来,遮住了她半面的脸颊。她的身体略微有些瘦削,正值青春的她俏丽的面容上绽放着迷人的光芒。她的衣着十分的普通,但却是得体大方,别一样的风姿。

小霞正洗着衣服,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收音机唱着京剧的声音,小霞就知道是自己的父亲回来了。小霞起身迎接时,一位“老人”出现在门廊下。这位“老人”其实也不过五十岁,头发半秃,额头漆黑油亮,五短身材,穿了一件脏的不能再脏的黑色的衬衫。两只腿站在那里形成“O”型,左手拿着收音机,右手拎着一个红色的外表沾着黑色污垢的暖壶。他看了看小霞脸上显出笑容,也许是脸黑的缘故,所以牙齿显得很白。

他满嘴酒气地说道:“小霞回来了?”

小霞点点头,走过去接过暖壶,然后有些埋怨的低声说:“您也不知洗洗澡,看您这一脸的油汗,先去洗一把脸吧。”

小霞的父亲姓白,人们都叫他“老白”,叫得多了真实姓名就失去了。

老白“呵呵”地笑着,走进屋去,自己去打了一盆水,就在那里洗着。小霞在后面递过来香皂,手指在他脖子上一蹭一道白道儿。

老白洗完了脸,在屋子里一瘸一拐地转着,他的腿在一次工厂厂房倒塌时压折了,同时大脑也受了震荡,所以有时糊涂有时明白。厂子里为了照顾他就让他常年在门房里打更值夜班。

此时老白在屋子里转悠着口里道:“我姑娘回来了,大学生回来了,钱呢?钱呢?我要给我姑娘买好吃的去!”

可是屋子里都被小霞收拾了,他抖落开被子,抖出了二百元钱嘴咧开着笑了。转过身要走出屋子去买菜时,小霞说:“我都买来了,在我的挎包里。”

“酒呢?没有酒了。”

小霞说:“上次带您去看病,大夫不是嘱咐您少喝酒吗?”

老白就“呵呵”地笑了口里道:“好,我听我姑娘的,今晚不喝了!”

最新小说: 旧金山往事 回到三国战五胡 开局无数复活币 我真不是关系户 这个始皇真牛逼 全球妖变 长生夫妻的恋爱游戏 天选良配 猫崽流浪记 罪恶不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