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在1994 > 第十七章 承包不起(二合一)

第十七章 承包不起(二合一)(1 / 2)

“秋苟叔来了!”

“秋苟叔,这河堤真要修了!”

“可不能被外人给承包走了!”

看着老人出现,人群自发的让出了一条道,许多人更是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黄秋苟也不看其他人,走到了人群前方,先了撇了一眼陆火兴,而后径直到了铲车前,冷声问道:“你是哪里人,敢跑我村里来挖沙,知不知道这是我上云村所有?昂?!”

“哪里的老不死的,你管得着……”

站在蒋老二身后一个留着长发的青年,抢先开口骂道。

方才彭严处的村民有陆火兴出头,已经鼓噪了起来,他是不敢乱开口。打架这种东西,还是要看形势。

等到蒋老二大大咧咧用承包河堤的事情,威胁村民,没有人敢在吱声,这长发青年见一个弱不禁风的老头冒了出来,正想表现一二。

可不等长发青年话说完,旁边的蒋老二已经一把将他拽住。

“二哥,怎么……”长发青年一时还有些搞不清状况。

“收声!”

旁边的蒋老二却是低喝了一句,又望向走过来的黄秋苟,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道,“叔,我们就是来挖点沙。”

“二哥,你理他干……”

那长发青年还想插嘴,蒋老二又骂了一句,“别多事。”

说着,又低声道,“这个一看就是老干部,不好搞的很,把东西收起来。”

那几个跟着蒋老二的青壮闻言,顿时纷纷把空心钢管和两把藏在货车坐垫下面的砍刀收起。

长发青年和其他几个,平日里嚣张跋扈,但其实跟着出来混,对于蒋老二都是很信服的。

毕竟这几年,比起其他人苦哈哈的日子,他们都算过得不错,抽好烟喝好酒,口袋里时不时还能落几个子。

蒋老二将手中的铁管朝边上的铲车里一塞,人从车上跳了下来,笑着指着旁边的长发青年,朝黄秋苟道,“小孩子,不会说话,叔,你不要和他计较。叔,你是村里的干部呢?你来了好,我们更好说话。”

蒋老二在汉X县各乡镇混的这些年,不怕普通村民和他闹,但对这些老干部,心里却忌惮得紧。

从黄秋苟出现后,村子那些个青壮似乎一下子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他要再敢动手,这老头就能让所有人抄家伙把他们几个弄个半死,事后说不定还得给人赔钱,吃牢饭。

这些老干部基本上都是二三十年代出身,经历得多,又都是几十年的老党员,有的还打过仗,脾气强硬,有些还有着盘综错杂的关系,真是不好惹。他八几年做了几年牢,就是被一个退休的老头给弄进去。

“好大一个后生了,还小孩?!”

黄秋苟站在铲车下面微微昂着头,脸上露出冷笑,“你们说我我管不了?我黄秋苟在上云村当了一二十年的村支书,这上云村的事,我怎么管不了?”

“叔,叔,我们就是来提前挖些沙,没有别的意思。”蒋老二放低了姿态,陪笑道,“这段河堤我和镇里打过招呼,过了年我们就包下来,到时候修河堤,和水泥什么,用些沙石而已。”

黄秋苟眼睛一瞪,盯着蒋老二道,“修河堤是修河堤,这河道的沙和石头是国家的,是我们村集体的,是彭严处两个小队的,你修河堤也没有权力运河沙石子。”

蒋老二讪讪一笑,这次没再回答。他这会心里也有些后悔,方才想要镇住彭严处的村民,把底给漏了。

其实这手段他用了几次,打通关系,承包了一些沙石多的村庄的河堤的修缮筑堤,然后借着这个由头,先把河滩的沙石挖了,等挖的差不多了,那河堤爱谁修谁修去。

“嗯,现在看前来应该是打不起了,这样也好。”

站在远处的河堤岩石上的陆叶,见着黄秋苟出来后,一下就镇住了场面,心里绷紧的弦立时松懈了下来。

这样的场景下,一个个热血上头,陆叶自觉以他的年龄是真做不了什么,掺和不进去,一个小屁孩总不可能跑进去和人讲道理吧。

他刚唯一想到的一个“馊主意”,那就是冲突还要继续升级的话,他就大喊几声,然后从河堤上跳下去。这破旧的河堤大概就两米多高,下面是沙地。但他可以假装受伤,大呼大叫把父母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让他们俩带着自己离开这里。

对于陆叶来说,其他的争执对错,其实都无所谓,他老子能不受到伤害,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倒是不需要了,那蒋老二看着蛮横,在黄秋苟来了之后,反而缩了。

“老爷子可以啊!”

他对黄秋苟的记忆,大概就是老人不苟言笑,是村支书,但老人在97还是98年的时候就过世了,那时候陆叶也就四五年级,具体的印象颇为模糊。

陆叶从他老子口中听说关于黄秋苟就两件事。一正一负。正的那个是黄秋苟在的时候,村里的山林河道水塘之类的,没有被随便低价承包出去。

负的那个……是陆火兴懊恼生活不如意时候的感叹,同人不同命。

黄秋苟的儿子黄建军,比陆火兴大上三岁,也是从小一起展达的,只不过陆火兴在家种地,黄建军后来进了镇里的林业站当站长。

不过,这点并不影响陆叶对黄秋苟的观感。

人皆有私,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信仰比黄秋苟还坚定,不也喊出“老子英雄儿好汉”呢。

……

“你们把车上的沙子卸了,然后开车走人。”

河堤的铲车旁边,黄秋苟看着蒋老二,直接开始赶人。

他出现以后,彭严处的村民明显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不少,他是村干部,在这样的情形下,却是不愿意真的发生大规模的冲突。

这些搞沙石的混子,逼急了真能不计后果做出些事情来,到时候伤了人,事情扩大更是难了。

“行,叔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蒋老二似乎也察觉到了情况,很是光棍地应承了下来,朝着手下的几人挥了挥手,“把货车里的沙倒了,然后走人。”

他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淡淡地瞥了一眼人群,仿佛一切看的都是黄秋苟的面子,其他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那个方才站在蒋老二身边的长发青年,在蒋老二开口后,这会倒是很有颜色,几步到了驾驶座,启动了引擎。

在轰隆隆的声音中,货车的车厢开始升斗,哗啦啦的半车细腻的河沙倒在了河滩上。

蒋老二在货车车斗倒完河沙之后,扫了一眼彭严处的众人,也不多说,直接上了铲车离去。

“秋苟叔,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看着铲车和货车离去,人群里一个秃顶瘪嘴的汉子,突然站出来,冲着黄秋苟嚷道,“那河堤还被那铲车给弄了个缺口呢?”

“严友达!”黄秋苟冷冷地瞥了一眼说话的秃顶汉子,“你有本事留人家,那刚才怎么不说呢?”

严友达缩了缩脖子,感受到周遭不少目光落在身上,挠了挠光溜溜的脑门,嘿嘿笑了两句。

“友达哥就是奸,有事躲后面,没事就冒出来了。”人群里有熟识的,看着严友达戏谑道。

严友达顿时怒目而视:“不要乱说,我一直都在,刚才还是我去叫的人。”

“又来了,死不承认。”

“哈哈哈……”

最新小说: 斗罗之全知图书馆 全球第一投资人 直播地球之五十亿年 我真不想读档 反派法师 邪王宠上瘾:爱妃,太逆天 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 武神签到开始 全球轮回之我自带剧情库 崛起在港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