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文学 > 历史军事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二十章 当以实力败一切敌!

第二十章 当以实力败一切敌!(1 / 2)

田构走了。

走前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没有那种愤青似的宣言,像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又或者是“今天的我你爱搭不理,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之类的话。

他很淡然。

突然间就像成长了好几岁。

队长葛昭的一顿臭骂指责,使得他渐渐明悟,此事有极大的可能是自己鲁莽,纵使再不愿意相信,也的的确确是被人当枪使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

喜怒不应该放在脸上。

便是心中想把那杀千刀的烫疤男子弄死,他也再不会在明面上表现出来了。促使自己成长的人,默默记在内心就好,等待时机,狠狠的给他一锤子岂不爽哉。

自己也是时候,去奔赴全新人生,一点点体验这人世间的离合悲欢,喜怒哀乐,做一个血肉丰满的人了。

……

许久许久。

内堂中都处于一种极度压抑的气氛。

三人如同被石膏固化了的塑像,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发一言。

直到感受着那股曾经被自己再三宠溺,格外照顾的身影,而今完全消失在森罗峰上,一直板着脸,面色铁青的严松,这才伸出大掌捋动一下颔下胡须,扭动浑身筋骨发出噼里啪啦声音,眼珠快速眨巴转动起来。

“这小子应该是走了吧?”

“呼……走了走了,终于走了……”

看堂主恢复正常,执法队队长葛昭当下也卸去身上伪装。抖了抖握着剑柄早已僵硬的手臂,脸上露出轻松之色。

“唉,也是难为这小子了。这脾气,这性格,当真是跟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葛昭,你说今日刻意将他逼出执法堂,他会不会对咱们心生怨恨啊……”

是否会心生怨恨?

这我哪里晓得。

逼他离去是您的主意,我哪能料到他此刻的心情。

不过,按道理来说,年轻人心灵正是敏感时候,你对他好,他或许感知不到,但你要是触及了他的尊严,他极有可能是会记一辈子。

堂主这一问,葛昭报以一个苦笑,以表情代替了回答。

“怨恨就怨恨去吧,总有一天他会明白今日本座对他的良苦用心的。

以他目前的状态,简直像一个温室里的花蕾。对世间百态根本没有亲身了解过,一直待在执法堂只会害了他。唯有了解奸恶丑陋,善良美好,能在其中游刃有余,磨练心性,而后,他才能走上真正的强者之路……”

此时严松的姿态根本不像是一位食古不化的老顽固,反而像极了一个对这晚辈有着殷切盼望的敦厚长者。

“这小子做事太过听话,有什么委屈都自己扛了。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本座心中早已有过将他驱逐出门历练一番的打算,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理由和借口。

今日恰逢袁晓峰被诬告一事,如此,也算作是上天对他冥冥中的安排吧。

从入门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他要走与别人不一样的道路。

他越恨,成长的越快,须知,恨才是能快速使人变强的最好养料啊……”

“恩,希望田构能够在历练中越战越强吧……”

心道一声你小子自求多福吧,听完堂主的话,葛昭心中淡淡的负罪感也减去了不少。身为他的队长,他对田构下的心血不比堂主要少,如今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小兄弟黯然离去,这滋味,放在谁身上都怕是不好过。

“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突然,手指擦拭在地面光滑之处,一抹鲜红血迹随着沾染其上。

“王丹师,从这点血迹中,您能判断出那小子如今在体内将这剑丸融合了多少么?”

抬起手指,指着地上尚还残留的痕迹,严松面朝一直不曾发言的王春惊声问道。

至此。

丹师王春这才卸去沉密寡言,指尖放出一阵罡风,继而是地面残血化为光团,以轻柔之态落入自己感知范围。

最新小说: 火影之神级系统 洪荒之天蓬妖尊 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 为师真想死 警医夜行 美女总裁的赘婿兵王 都市无敌战帝 自然大玩家 生活就是哗哗哗 植物种植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