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文学 > 历史军事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十七章 疑点重重……

第十七章 疑点重重……(1 / 2)

“袁晓峰!就是那个天杀的袁晓峰……”

第二遍重复这个名字,来人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得!

看着面前这个刚刚听说自己名号,便吓得脸色大变,如遇天劫,继而变成呆头鹅状的青年,他气得肝儿都有点发疼起来!

不错,他正是三番五次苦心谋划“洗冤”,但却一次次被命运戏弄的狼狈不堪的袁晓峰!

明日就是晋升仪式了。

整个下午,他几乎都是狂奔在路上,先是托人打听森罗峰的位置,后来,又是为遮掩自己形容,费了好大一番周章。

直到今天夜里,他才搞定这一切,拖着疲惫的身子晃晃悠悠走上此峰。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一日内的疲于奔命下,现在的他,只要脑袋下面放一只枕头,不需要安静的环境,他立刻就能进入梦乡!

原以为这执法堂的弟子,不说嚣张跋扈,一个个肯定也盛气凌人,寻常执法,收拾的都是宗门娇贵,怎么的,也应该都是些不怕事的主儿。

结果,却让他再度大失所望!

他乃乃的,在这玄虚宗内,怎么是个人提到我的名字都会表现得这么震惊呢!

好不容易用仅有的三十几块灵石从鬼市中淘来易容面具,装出一副不辞劳苦夜里造访森罗峰的可怜模样,委屈的差点让我泪水狂流,我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要蔡师姐伸冤,为的是让你们主持公道,让你们判我一个德不配位啊!

震惊是什么意思?

咋啦?

天骄咋啦?

天骄就不能犯事啦?

天骄就没有欲望需要发泄啦?

天骄就不会误入邪途啦?

什么人呐!

在你们心中,是不是所有龌龊事都跟我挂不上边?

瞧瞧你这求相,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这就是你一个执法队队员所具备的处变不惊的素质,这就是传说中森罗峰弟子的不畏强权吗?

还好意思穿执法服呢,要我是你,我现在立刻,马上,脱下这身衣服,羞得钻进地窖,这辈子也不出来见人了!

真的是。

也就在袁晓峰气愤到极点,在肚子里一个劲的臭骂田构,骂过两遍,寂静的石殿前,总算才恢复了一点微弱的音响。

苦涩的笑了笑,田构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额头前略长的刘海被他拨开,深呼吸一口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执法服胸口位置纹绣着的那条法棍,旋即,才强打起不在状态的精神。

“你刚刚说,这个为非作歹,玷污女修清白的,就是袁晓峰?”

唉。

早点这么问多好。

害得我还在心里骂你这么久。

对不住啦,兄弟。

一见自己脱去那沉甸甸的名头似乎有了可能,他当即便不再意志消沉,隐藏在薄皮面具下的眼睛,也开始放出两道闪烁的精光。

一点都不带生涩,他立马化身戏精,变得义愤填膺。

“是,就是他,他的长相实在太过特殊,这样的人,辨识度太高了,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他来!”

普普通通的长相,瓮声翁气的声音,此人的身份,与袁晓峰放在一起,当真是一个天一个地,谁更值得相信,简直都不需要动脑筋考虑。

刚刚乃是酒醉后血脉贲张,心绪失了正常,故而才招致情绪多变。

如今等他安静下来,再一思考此人到此所举报案情时的言行举止,说话语气,一个个颇显反常的疑点,开始在他脑中旋转,继而被迅速放大。

“你说此女惨遭袁师弟迷尖,可有证据?

你只认出了袁师弟的样子,那我问你,那女子姓甚名谁?是否是袁师弟私下里的相好?”

证据?

这个可没有。

要说有,也只是一枚定影石,自己当初为了防范不时之需,只是用它照下了自己向蔡师姐走去那猥琐一幕,至于其他画面,压根不存在。

现在想来。

这玩意太鸡肋了。

根本就对证明自己作奸犯科起不了证明的作用。

那蔡师姐姓甚名谁?

这谁搞得清楚?

最新小说: 从迎娶大明星开始的文艺人生 农女医妃富甲天下 大唐朝请郎 大宋有种 星际之全能匹配 斗罗开始签到诸天 女儿国的男宠妃 赛博朋克之无限夺舍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三十不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