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文学 > 历史军事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一章 空前,也许绝后(求收藏,求推荐)

第一章 空前,也许绝后(求收藏,求推荐)(1 / 2)

万籁俱寂,月揽银河。

夜色苍茫,幅土辽阔的赵国大地,被遮住大半形体,看不清山川河岳,亦窥不见琼楼玉宇。唯有一处西南朦胧,却显出不一样的浩然白雾,彩霞翩舞,灵云倒挂,如混沌初开之境,散发出莹亮柔和的金色光芒。

顺着这光细细去观,似可遥望数百万里之外的朱红宫墙,一睹盛世繁唐雄峙天东的霸主之威,又似可以看到北莽之地一只形状飘渺的妖王帝冠,下有一双血色怪瞳直视苍穹……

随着西漠与南夷之地邪雾缭绕,状若吞天,这丝难得的金边更显璀璨,渐渐澎湃如浪,扩荡散涤之后,一阵袅袅悦耳的鹤鸣脆响,俨然在暗夜勾勒出一个光怪陆离的仙光世界。

正是玄虚宗。

巍峨的白玉门楼凌立山巅,镇压百十山脉,一统青峦雄峰之伟岸,如龙的丹樨蜿蜒无边,延伸鎏金烁彩宫殿祥云斑斓……

金砖碧瓦,紫柱红墙,宝光楼阁,法阵夺目,放眼宗内,无不灿然生辉。

一栋栋屋舍住所鳞次栉比,排列井然有序,一处处洞府灵雾窜动宛若仙境,更有行色匆忙的弟子往来其间,使得空气中不时掠过金虹术法。

空气卷动,与宗门至南处那只巨大的蓝色八卦鼎所诞丹光夹杂在一起,幻化出奇珍异兽,使得鼎膛丹火如同岩浆,仿佛顷刻就喷涌而出,将所处地域映射的更为殷红炽烈。

一处处景色各异的峰峦上,平日里总会充斥着论道与比试产生的驳杂气息,抑或着一个个弟子虔心盘膝,静悟道法的井然身影。

但今日,却是异常的古怪。

没有疯狂修炼所带来的气浪玄机,有的,只是三五人扎堆的群聚,一个个平日里交往的圈系,在众多灼烈的目光中,陡然成型。

云龙峰上。

一处汇聚着数十人的群落,一个矮个子人样的少年,站起蹲着的身子,轻言出声。

“三师兄啊,咱们都盯着琉璃峰一个多时辰了,你看出点什么眉目没有?据你猜测,此次袁师弟的境界,该是突破到何种层次了?”

“不清楚,但据此次他修炼时带来的异象推测,应该是碎凡境巅峰不止了……毕竟,七彩霞光汇成凰兽虚影,引来百鸟朝凤,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唯有惊采绝艳,大能转世之辈,才方可引发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辉煌图景!”

一人答道。

“不对,依我看,袁师弟准是突破到辟丹境了,若不是辟丹境,咱们玄虚宗如何能够自成体系,天降异象,颠倒阴阳,以黑夜化白昼呢?毕竟,这一次他突破前所产生的动静,比前两次大太多了……”

“什么呀,肯定是辟丹之上了……”

一出声,数道参与讨论的声音就紧接而来。

“唉,咱们还是别在这里瞎猜了,好好盯着袁师弟出山才是正经。你们可别忘了,此次灵韵师姐开出了五十灵石的高价悬赏袁师弟的画像呢!能记下袁师弟的丰神俊朗,咱们可就发了!”

眼看着人们猜测的声浪越来越大,为防耽误了大事,这时,一个清亮的声音打断了人们的谈话。

气氛一下子变得冷静。

“诸位师兄,这个神秘的袁师弟,真的有你们刚刚告诉我的那般惊艳绝伦?我不信,这世间居然还有能俊朗到令师姐师妹们集体犯花痴的人……”

看终于有了插话的份儿,一个满脸麻子的黄袍弟子,有些质疑语气的询问。

“这还骗你干什么?俗话说,为仙不识袁晓峰,修到头来一场空……惊艳绝伦,这个词我感觉已经配不上袁师弟了。

这么跟你说吧……

你应该知道紫阳师姐吧?”

“恩……”

黄袍弟子点头称是。

“那是何等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人物?

她曾发誓一生醉心道术,不嫁任何人,这可是在咱们宗门老祖的雕像前发过道誓的。但后来呢,见了袁师弟,还不是愿意牺牲一年的阳寿,主动去销毁道誓了?

再比如广龙师兄,他虽是男儿,本与赵国另一神秘家族之女有了婚约,但在与袁师弟有过邂逅之后,却是无情的单方面撕毁了婚书,若非掌门神威滔天,恐怕他早就被对方派人暗杀了,如今,正关在思过崖静思己过呢……”

“这些事你怎么早不跟我说……

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的帅气应该在我之上了……”

挑刺那人说话有些磕巴,挠了挠头脸色窘红,旋即掉头往另一处人少地方走去。

这一阵阵的谈话,声音极高,惹得旁峰听到话音之人,无不暗暗吐舌,心跳加速。

但却无一人出言反驳。

毕竟,那人太神秘了,太非凡了。

他,空前,也许绝后……

凝气,碎凡,辟丹,元婴,凝神,离魂……乃至后面的逆天境界。

每一个修炼境界,可以说都是一次人生的进阶。

寻常人,凝气到碎凡算是洗精伐髓,少则十年八载,多则一甲子岁月。

而碎凡到辟丹境,则是属于脱胎换骨,所需时日更多,至少需要百年岁月。

很多人阳寿短暂,根本挨不到这个时日。

至于再往上。

那就更不可以用常理来推断。若有机缘者,三百年之内或许还有极其渺茫的希望。若不具备机缘者,极大可能身死道消,化作青烟消散人世间!

这,就是修真界。

这,就是法则境界的残忍之处!

能在不出二十岁就修炼到他人百年才能积淀的道果,也难怪会吸引如此多的修真者凝神以盼,将之在口中念念不休了!

……

就连一向静谧的玉渊宫也出现了骚动。

丹阳殿下。

玉阶一片皎洁。

流云轻起,仙花朵秀芬芳扑鼻,姹紫嫣红,如同天宫。

一个个雪须银发的老者,身着各色云纹锦澜袍,手扶羊脂玉雕栏,眺望远方,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凝滞,吐息由轻快逐渐变得沉重。

为首者,轻掸拂尘,眼中满是回忆之色。

“晓峰,你第一次突破产生的异象是洞府聚灵,灵雾实质化扣做琉璃罩。

第二次异象是全体外宗弟子的法器一齐争鸣,引得禁制之地发出潜龙吟。

这第三次,是颠倒日夜,百鸟朝凤……本长老倒想看看,此次你究竟是突破到了何种境界,又会是何等的骄阳之姿……”

……

更有丽质天生,蜂腰细肢,柔弱聘婷的宗门女修,一身清丽服饰,头挽簪花,含情脉脉的眨动着水汪汪的眼睛,凌立在彩蝶峰半空,顾盼生姿,如一朵朵娇艳蔷薇,烂漫盛开。

这些人的动作也许不同,但,莫名默契的是,他们的目光,居然是不偏不倚的的锁定着同一个方向,同一个地方。

一处看上去有些贫瘠,矮小的不像话,只有寻常山峰一半高低的黄土小山。

此山或许貌不惊人。

唯有知道内情者,才能洞悉,内有乾坤!

此刻山前,因有一只巨大的青色琉璃光罩倒扣,流光乍泄,水润柔滑,只有青天白云,彩霞飞禽倒映流转,根本难以透露出半点内里的形容。

一刻。

最新小说: 海贼王之分歧 火影之神级系统 洪荒之天蓬妖尊 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 为师真想死 警医夜行 美女总裁的赘婿兵王 都市无敌战帝 自然大玩家 生活就是哗哗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