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朽者(1 / 2)

各种各样的演讲拖了将近一个小时。

下半场开始后,韦夏继续接手大量的进攻,汤姆·桑德斯赛前说如果他的助攻数超过5次就把他的屁股踢烂。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当真,为了确保哈夫利切克的屁股不被踢烂,他只能尽量不传球。

长时间的演讲让手感溜走了。

下半场他疯狂打铁,一次次地帮约翰·哈夫利切克加固历史打铁王的交椅。

他们并不知道,哈夫利切克的纪录等了近四十年才被那个叫科比的人打破。

由于勇敢者队大比分落后,韦夏随心所欲,下半场简直成了个球权黑洞,任性地出手,竟打出31投13中的数据,算上罚球,全场砍下36分10篮板3助攻,带领凯尔特人攻下122分大胜勇敢者。

比赛结束的刹那,波士顿花园进行赛后庆典。

韦夏没能多在此地弥留,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不可控之力正在将他召回。

他留恋这里的一切,但他知道他该离开了。

也许他打完了人生中唯一一场NBA比赛,但他很尽兴,这就足够了。

※※※

韦夏的房间里,某个留着棕色长发的白人女子正在试图唤醒熟睡的小儿子。她当然不会是其他人,正是韦明亮的妻子,韦夏的妈妈梅晨·戴森(MadchenAmick)。韦夏的妈妈名字可有来历了,据说取自他外公非常喜欢的一位德国女明星。

梅晨没想到韦夏会睡得那么死,算算时间,他已经长睡十小时了,这实在不正常...她不由得加大力度。

梅晨以意大利炮般轰击平安县城的威力将韦夏从生平最美最长最让他感到真实的梦境中苏醒。

他看见了一个长得酷似年轻版简·方达的女人,一想到他可能永远无法再做一场和NBA有关的梦,他伤心地哭了。

“菲利,你做噩梦了吗?”梅晨急忙问,“告诉妈妈,还是哪里不舒服?难道在学校被人欺负了?哪个孩子干的?告诉妈妈...”

“没有...我没被人欺负...我也没做噩梦...”事实恰恰相反...韦夏年纪轻轻就领悟到那些刚要在春梦里干正事却被人吵醒的人有多么难过了。

他和那些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在梦里已经把该做的就做完了,现在哭,只是想到回到现实中,他就又变成了那个159公分,不会投篮,每次进攻都要躲着对抗的胆小鬼。

梅晨见韦夏情绪低落,急忙去叫了韦明亮。

听说韦夏哭了,韦明亮拿着画笔和画板,他总是这样。如果有家里的小孩哭个不停,他就用柔和的声音威胁说再不停下就把他们哭得极难看的样子画下来分享给他们的同学。

此招极为灵验。

最新小说: 旧金山往事 回到三国战五胡 开局无数复活币 我真不是关系户 这个始皇真牛逼 全球妖变 长生夫妻的恋爱游戏 天选良配 猫崽流浪记 罪恶不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