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异想天开(1 / 2)

“西德尼·威克斯!”

稀稀疏疏的声音。

“唐·钱尼!”

有些动静,波士顿花园的15000名球迷对于未来的凯尔特人主教练还是有些情感的,但他们都知道今天的主角是谁。

“戴夫·宾!”

戴夫·宾就像上不了头条的汪峰,现场球迷对于今天这一战是不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战不感兴趣,给他大声欢呼是因为他大小是个腕。但今天的的确确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战。

当戴夫·考恩斯上场,凯尔特人的四名首发球员尽数出现了。

只剩下一个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谁。

没等到DJ喊出他的名字,波士顿花园便喧闹了起来。

身为穿越者,韦夏或许不该有此触动,那一刻,他的体内好像住着两个人。

属于韦夏的部分为比赛激动,而属于哈夫利切克的那部分,则为自己长达16年的征战终将告一段落而心碎。

“让我们有请身穿17号的——”DJ的声音已经被球迷淹没,他激励提升自己的音量:“约翰——哈夫利切克!!!”

韦夏方才反应过来,他起身的同时,波士顿花园已经失控,他能听到的只有无尽的欢呼和球迷自发献上的“洪多之歌”。

他的心脏跳动着,体内的血液一瞬之间升了10度,或许只有差不多12年前完成“世纪抢断”的时候,才会有同样的心情。韦夏不知道他为何激动,也不知道他为何悲伤,他的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眼眶发热,球迷的欢呼一秒都没停下。

他突然对身体失去了掌控力,泪水顿时失去了阻碍,从眼眶夺目而出。

哈夫利切克和队友击掌后,走向场地中央,站在他为之奋斗了16年的场地之上,看起来已经可以将顶棚震穿的呼声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朝着更高的声浪冲刺。

哈夫利切克是捷克斯洛伐克移民的后代,面对此情此景,他用捷克斯洛伐克人的方式,双手合成拳头,直直地伸开,类似鞠躬一样对着四面八方的球迷鞠躬感谢。

结果,球迷“不依不饶”,欢呼的声浪未曾减弱,还在逐步提升。

场边的解说员相互对视,他们知道DJ估计没时间向观众介绍今晚的客队有哪些首发球员了。

甚至,连开赛时间都要因为狂热的球迷而延迟。

哈夫利切克回到队友身旁,同样要在今晚退役的戴夫·宾看得眼热,却以高超的话术掩饰了自己的尴尬:“洪多,别太感动了,我打赌有一半的欢呼声是献给我的。”

“洪多”为之一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然后,韦夏重新接管了他的身体。

疯狂的球迷持续着掌声、欢呼与口哨,夹杂着刺耳的“洪多之歌”,好像能坚持到明天来临。

现场导播为了将这段时间度过,只好将镜头对准花园上方的推移球衣和冠军旗,然后,再对准来到现场的大腕。

数十位哈夫利切克的前队友,包括指环王、库西、沙曼、海因索恩在内的大咖。

韦夏脱下出场服,穿上了老式的NBA比赛服。

一直到80年代末期,NBA球衣的穿搭没多少新花样,运动球衣、短裤,仅此而已。

韦夏还是第一次穿着“超短裤”出场比赛,他对即将开始的第一场比赛期待不已,当他走上场,欢呼声更大了。

“太热烈了吧?哈夫利切克是神吗?”韦夏心里嘀咕。

他看向前排,发现了凯尔特人的教父雷德·奥尔巴赫(Aonrld“Red”Auerbach),红衣主教今天也是一身红色西装。

还有拉里·奥布莱恩,大卫·斯特恩之前的联盟总裁。

厄文·莱文,前凯尔特人与圣地亚哥快船的老板,凯尔特人球迷憎恨的背叛者。

弗雷德·泰勒,俄亥俄州大学主教练,哈夫利切克的恩师。

鲍勃·奈特,印第安纳州大学主教练,六年后力荐开拓者用榜眼签选迈克尔·乔丹之人——哪怕让他打中锋。

呼声持续了多久?韦夏不清楚。

花园内的球迷对哈夫利切克的爱感染了勇敢者队的球迷,勇敢者的队长,AC·格林之前的铁人兰迪·史密斯带头鼓掌。

究竟过了多久比赛才得以开始?韦夏不知道,他愣住了。

最新小说: 旧金山往事 回到三国战五胡 开局无数复活币 我真不是关系户 这个始皇真牛逼 全球妖变 长生夫妻的恋爱游戏 天选良配 猫崽流浪记 罪恶不赦